杀毒网,北京地铁,魔兽争霸,节能灯,道路交通

北京一号别墅区房价,北京房价那么高,有些老北京人并不缺房子,为什么不卖一套移民呢?


时间:

北京房价那么高,我感觉79年之前在北京居住的老北京人一般家里都有2-5套房子,为什么不卖一套拿到近千万资产办理移民?一直想不通。

哈哈哈哈,你也是够了,这样的问题都问得出。我在北京生活十多年了,了解得稍微多一点。我要是老北京,照你这样做,指定得亏死!给你讲两个故事吧,你可能就懂了。

五年前我老领导邀我去野餐,他有个同学王老师刚从澳大利亚回来,我们三人在野鸭湖边喝啤酒边聊人生。王老师60岁多了,他20年前把自己在北京的房卖了去澳大利亚创业。他卖了一大片农场,早晚干活,异常辛苦,收成也不错。他原以为他是他们班混得最好的,20年后买了个汽车罩子回来送我们老领导,我们老领导顺手就送了人。原来,他在他们班只算一般,可以说是中等偏下。他20年前北京的房子卖成50万,他以这50万的家底为基础,如今算是有500万了,可是他以前的房子已经能卖1000多万了。他本想叶落归根,可根本就归不了。



还有一个外国人,20年前来中国,用10%的资产在北京买了一层楼,另外90%的资产创业,后来这90%亏得分文不剩,10%却变成了200%。算起来他还是赚了一倍。他耸耸肩说:真是神奇的国度!



听了这两个故事,也许你就会明白卖房移民会有多傻!

皇帝不称朕,专注史评与时评

我2004年到北京读研究生,当时北京的房价还不算太高。好比我到校的第一年,住在海淀区一个叫万柳的地方,研究生宿舍就在海淀区政府对面,靠近万泉河。万柳一带都是新建住宅小区(据说是高档小区),当时的房价也就八、九千块钱。瞧瞧,不到一万,在当时的北京就算高档!现在的一万,别说在北京不值钱,大概只能买到门头沟里的房子,在其他大城市也是白菜价。

我听宿舍的宿管大爷(老北京人)说,2000年前,北京的房价,也才一千多块钱。听闻时,我猛吃一惊,马上盘算,若是那时在北京买房,肯定是一生中最不经意的、最为成功的投资。

但就我接触到的79年之前就在北京的老北京人,似乎对房价的突飞猛进毫无预见,也毫无防备,所以许多人只是守着祖上留下的老房子,或单位分的小房子,没有(或没有能力)去再购置一套房子。而八、九十年代以后到北京工作并留在北京的人,不少人有两套房,一套是单位分的,一套是后来买的,老房用于出租,新房自住,惬意的很——“土著”尽管来的早,也未必能占到先机和便宜,从房子这事上看得很清楚。

有一次,一个朋友来京游玩,我陪他逛后海,包了辆人力车。一百块钱,围后海转一圈,车夫除了拉车,还负责讲解。他祖上就住在后海,对这里的情况非常熟,沿途给我们讲“海边”那些别墅的来历,头头是道,比如谁家在地下室修游泳池,他还进去看过等等。游完了,再拉到他家吃饭(不是免费的)。他哥嫂在就家里房子卖老北京特色小吃,焦圈、豆汁什么的。

走进一个胡同,他家的“生意”,就在门前路边,支了几张小桌子,靠墙而坐。再瞅屋里,那真是巴掌大一块地方,架个油锅,躲躲嗖嗖的,几乎就没多大空地儿了。

这就是他家老房子!

后海一带的房价,已经高到没谱,可这家人(还是兄弟俩!),未必欢喜。他家房子一旦拆迁,论面积算,到手几个钱,到北京远、远郊都买不到房,而糊口的生意却做不成了。

有时候坐出租车,北京的出租车司机多是远郊县的人,偶尔碰到一个老北京,说到自己老房子,都是连连摇头。他们家的老房子,都有两个毛病:一是地盘(房产证上的面积)太小,二是兄弟姐妹太多,总之是地不够分,钱不够使。

1949年那会儿,北京人口不到一百万,有许多是流动人口,住的房子是在城里乱搭乱建的。建国后房子不承认私有,很多老北京人住大杂院,房子是“国家”或“集体”分的,一个院子里住好多家,说是家,其实跟过集体生活差不多。后来各家领到房本,也就是几间破屋倒厦。勉强住,凑合,一碰到拆迁,就难!

现在网上流传一个段子,说某某在八十年代,卖掉了自家的四合院,到海外创业,结果二十多年后回来,发现当年的四合院已经标价上亿,而他带回来的钱,连个两居室都买不到。这个段子固然很形象,但老北京人里,一家人独自拥有一个四合院的,恐怕屈指可数,皆非凡人也。普通老百姓,只是四合院的一个角落而已。题主说的老北京人拥有三五套房子的情况,应该不普遍(就是有两三套房子,也不能随意处分,因为按照中国人的习惯,还得给孩子留一套),绝大多数老百姓,只有一套不动产——真是不敢动,也不能动——就是自住房,不可能卖了去实现什么奢侈的理想,头顶得有块遮盖,不然连梦都做不起,这是多数人生活的真实。(皇帝不称朕答题)

    相关阅读

    • 上海古北一号别墅房价
    • 北部湾一号别墅房价
    • 香蜜湖一号别墅房价
    • 白马湖一号别墅房价
    • 成都龙城一号别墅房价
    • 陆良龙湖一号房价别墅